罗平县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欧阳某某诉罗平县陶红汽车经贸有限公司与曲靖中升靖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

2017-12-27 11:10:23 来源: 本站

 

欧阳某某诉罗平县陶红汽车经贸有限公司与曲靖中升靖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
——买卖合同中的欺诈行为与违约行为认定
 
【裁判要点】
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如果尚不构成欺诈,就应当按照违反合同义务,向消费者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基本案情】
原告欧阳某某。
被告罗平县陶红汽车经贸有限公司(以下称陶红公司)。
被告曲靖中升靖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称中升公司。
罗平县人民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是:2011年10月17日,被告陶红公司在其展厅向原告欧阳某某推荐“尼桑天籁2.0周年纪念版”汽车,经双方协商后,原告决定购买现场看中的一辆该款车型的汽车,车价为18.48万元,并于当日支付了3500元定金给被告陶红公司;2011年10月26日,原告支付了10万元首付款给陶红公司后,在陶红公司展厅内提走陶红公司当时向其展示的现车。陶红公司以自己的名义出具了定金收据和首付款收据,中升公司以自己的名义出具了购车发票。之后,欧阳某某与中升公司和东风日产汽车金融有限公司办理了《消费贷款合同》及《消费贷款抵押合同》。2012年,原告到昆明4S店保养车辆时,被告知该车辆的音像系统设备是经过改加装的。欧阳某某购得的汽车车型实际为尼桑天籁舒适版,中升公司拆卸了该车原装多碟CD系统并加装了“天籁—带头枕DVD+GPS”设备后,交付给陶红公司销售,陶红公司以“尼桑天籁2.0周年纪念版”出售给原告。
原告欧阳某某认为, 被告陶红公司在其展厅里向原告推荐并销售的是“尼桑天籁2.0周年纪念版”,而原告从展厅提走的车型却是被告曲靖中升公司将“舒适版”改装命名的“纪念版”。 原告基于两被告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而陷入错误判断,被告的行为已构成欺诈。根据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请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将改装车更换为原装车,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8.48万元。
被告陶红公司认为,原告欧阳某某是亲自到展厅选定的现车车型。陶红公司与被告中升公司是居间合同关系。陶红公司在推介原告购买轿车时是按照中升公司的指令来进行的,陶红公司不存在欺诈行为,不应承担责任。
被告中升公司认为,中升公司开展促销 “纪念版”天籁车型期间,原告到陶红公司购车,中升公司向陶红公司交付给原告加装了DVD和导航的EQ7204AC-20G2型汽车一辆,约定销售价格为18.48万元。中升公司与原告约定买卖的汽车是“天籁2.0纪念版”。原告及陶红公司知晓该商品为商家定义的“天籁2.0纪念版”车型,中升公司并无隐瞒商品重要信息的行为。原告所购车辆厂家报价为19.98万元,实际购车价为18.4万元,中升公司为其加装“天籁—带头枕DVD+GPS”配件一套(价值15000元),扣除拆下来的多碟CD系统即AV显示器单元(零售价为1325元),原告实际购车价为170325元。中升公司并未因加装配置后加价销售。原告签订合同、提车的行为应视为其接受该价格,接受该车的配置。该买卖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有效。中升公司在低配车上加装高附加值设备赠送消费者以进行促销,目的是突出其系列产品中部分车型的高品质特征,体现了商家的诚意。原告在购车前已查看了车型配置,销售机构也向原告详细介绍了其拟购车型的性能、配置及对应价款,原告核对无误后才提了车。中升公司的行为符合行业惯例,没有欺诈的故意和欺诈行为,没有给原告带来财产损失的后果。请法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审判】
罗平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陶红公司与被告中升公司在销售汽车时未对“周年纪念版”和“纪念版”的概念作出准确界定并形成统一认识,而致以非“周年纪念版”车型作为“周年纪念版”向原告推荐并出售,客观上使原告购到的汽车车型不符合合同的约定。被告陶红公司主张其与中升公司是居间关系,不是买卖合同当事人,因其未能提供充足证据证明其行为足以让原告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是本次买卖合同的居间人,故其不承担责任的辩解,不予采纳。根据本次交易行为,只能认定陶红公司与中升公司是买卖合同的共同出卖人。被告陶红公司与被告中升公司交付的标的物不符合合同的约定,其行为构成违约,但不构成欺诈,应承担违约责任。尽管中升公司主张其销售的是本公司定义的“纪念版”而不是“周年纪念版”,不存在欺诈,但从其确认的销售给原告的车在让利30000元后收取车款184800元的事实可以确定其没有按其定义的“纪念版” 而是按“周年纪念版”出售,且其未能提供充足证据证明其定义的“纪念版”的具体内涵及与“周年纪念版”的本质特征差异并告知了原告,其辩解理由不予采纳。原告请求更换一辆“尼桑天籁2.0周年纪念版”汽车,因不能确定该车型是否还有现车,不予支持。原告未能提供充足证据证明其损失的具体数额,被告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因违约获得了多少利益,原告的损失依法综合“尼桑天籁舒适版”与“尼桑天籁2.0周年纪念版”两款车型的差价及“周年纪念版”的特定价值以及被告的过错程度等酌情确定为人民币60000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规定,判决:一、被告罗平县陶红汽车经贸有限公司与被告曲靖中升靖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赔偿原告欧阳某某60000元;二、驳回原告欧阳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欧阳某某、陶红公司及中升公司均不服,提出上诉。
欧阳某某认为二被告的行为构成欺诈,根据《消费者权益保障法》的规定,二被告应双倍赔偿其经济损失36.96万元,其只要求更换原装车和赔偿18.48万元应当得到支持。
陶红公司认为欧阳某某购买的是样品,是其本人到展厅内选定并提走的唯一标的物。欧阳某某与中升公司系买卖合同关系,陶红公司与中升公司系居间合同关系。
中升公司认为,其向陶红公司告知该车型为公司加装了设备的商家定义的“纪念版”车型,中升公司没有违约。
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一审认定陶红公司和中升公司为共同出卖人并无不当。合同约定的车辆与实际买卖的车辆型号不一致,但中升公司的行为尚不构成欺诈,一审判决驳回更换车辆的诉讼请求正确,欧阳某某误解的责任在陶红公司和中升公司,一审根据陶红公司和中升公司的过错及所产生的后果,酌情判决由陶红公司和中升公司赔偿欧阳某某60000元适当。一审法院程序合法,适用法律和判决正确。遂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本案中的主要争议是:欧阳某某与被告陶红公司和中升公司之间是何种法律关系;被告陶红公司及中升公司向原告欧阳某某销售的车辆是否符合合同约定;陶红公司和中升公司是否存在欺诈,应否更换车辆并赔偿欧阳某某18.48万元损失。
一、原告欧阳某某与被告陶红公司和中升公司之间是何种法律关系。本案中最大争议之一是被告陶红公司是否是本次买卖合同的居间人,原告欧阳某某与被告陶红公司和中升公司之间存在何种法律关系。陶红公司与中升公司虽然签订了居间合同,但是在本案中,被告陶红公司对于被告中升公司与原告欧阳某某而言不是居间人。居间合同是一种中介合同,居间人的主要义务是向委托人报告订立合同的机会或者提供订立合同的媒介服务,居间人对委托人与第三人之间的合同没有介入权。本案中,欧阳某某到陶红公司展厅内购买车辆,陶红公司是以本公司的名义进行介绍、推荐车辆,双方达成买卖协议后,陶红公司收取了定金和首付款,之后中升公司作为车辆出卖人向欧阳某某出具了购车发票,并与其签订了《消费贷款合同》,在此过程中,陶红公司的行为不符合居间人应有的特征,因而认定陶红公司和中升公司为共同出卖人更为恰当。至于陶红公司和中升公司之间的存在的居间合同关系,不影响其在本案中作为共同出卖人对欧阳某某应承担的合同义务。
二、被告陶红公司及中升公司向原告欧阳某某销售的车辆是否符合合同约定。欧阳某某实际购得的“尼桑天籁舒适版”车辆是否是陶红公司向其介绍推荐时的车型,这是如何处理本案关键所在。被告中升公司提供了大量证据,意在证实其销售给原告的欧阳某某的车辆是其作为商家自定义的“天籁2.0纪念版”车型,中升公司无欺诈行为,不应承担法律责任。但是原告提供的由陶红公司出具的证据证实,出售给原告的车辆是实际为尼桑天籁舒适版,中升公司拆卸了该车原装多碟CD系统并加装了“天籁—带头枕DVD+GPS”设备后,交付给陶红公司销售,陶红公司以“尼桑天籁2.0周年纪念版”出售给原告。陶红公司和中升公司不能证明其已告知原告或者其行为足以使原告知道或应当知道其销售给原告的汽车车型是其公司自己定义的“纪念版”,以及其定义的“纪念版”车型与生产者定义的“周年纪念版”存在哪些本质差异。由于《消费贷款合同》中约定购买的车辆型号为“天籁2.0纪念版”, 陶红公司承认争议车辆实际是尼桑天籁舒适版,公司是按中升公司的要求宣传,按“周年纪念版”卖给欧阳某某,陶红公司提车时,中升公司只告诉是尼桑天籁“周年纪念版”,陶红公司是欧阳某某反映后才知道争议车辆被中升公司改装过。故存在合同约定的车辆与实际买卖的车辆型号不一致的问题。
三、陶红公司和中升公司是否构成欺诈,应否为欧阳某某更换“尼桑天籁2.0周年纪念版”车辆;应否赔偿欧阳某某18.48万元损失。
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如果陶红公司和中升公司的行为构成欺诈,那就要对原告承担惩罚性的赔偿责任。本案中,中升公司在为宣传汽车产品所作的促销活动中,也包含有尼桑“天籁”汽车产品,并且在公告中明示了“加配装备”的内容,中升公司对其交由陶红公司介绍、推荐并出售给欧阳某某的尼桑“舒适型”汽车,自定义为“纪念版”,原告欧阳某某系亲自到被告陶红公司的汽车展厅选购汽车,在购车前已查看了现车的车型配置,销售机构也向原告详细介绍了其拟购车型的性能、配置及对应价款,原告核对无误后才提了车。根据上述事实,被告陶红公司和中升公司的行为尚不构成欺诈。对于欧阳某某而言,其只是误以为自己所购买的改加装了了“天籁—带头枕DVD+GPS”设备并自定义为“纪念版”的汽车“尼桑天籁舒适型”车辆就是“天籁2.0纪念版”,依法应认定为重大误解。但由于欧阳某某系在陶红公司展厅内经过查看展示车辆,其所购得的车辆系其查看后认定购买的特定车辆,车辆交付后一直由欧阳某某保管使用,经过了较长时间,故对欧阳某某所购得的车辆不再更换更有利于物的利用,法院判决驳回原告更换车辆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
原告欧阳某某请求二被告赔偿其18.48万元经济损失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但在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均认可欧阳某某所购得的中升公司以“尼桑舒适型”汽车改装并自定义为“纪念版”的原装汽车市场指导价为199800元,《消费贷款合同》中约定购买的原装 “天籁2.0纪念版”,即欧阳某某认为就是汽车厂家命名为“尼桑天籁2.0周年纪念版”车辆的市场指导价为214800元,两车价格相差15000元。被告出售给原告的车辆是以市场指导价为214800元,自己优惠30000元后以184800元的价格出售,使原告误以为既获得了30000元的优惠,又购买到有一定纪念意义的车辆。欧阳某某购车之前对其购买的车辆系经过中升公司改装过的车辆并不知情,并在误以为是原装车辆的情况下加以购买,由于导致欧阳某某误解的责任在陶红公司和中升公司,法院根据陶红公司和中升公司的过错及所产生的后果,综合两款车型的价格等因素,判决由陶红公司和中升公司赔偿欧阳某某60000元。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